Circult de Lapland

Making Bad Days Better

Echo in the word of silence

(标题跟内容无关)

大年夜的下午,闲着没事情干。借口睡觉,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打开小电看之前不知道看过多少次了的Stand By Me。之前看这片子都能开心地笑着萌着,这次不行了,看的时候一直在掉眼泪一直在抽纸巾,不明缘由的。

我的童年跟那四个小男孩不一样,要“正常”得多。虽然我常常因为调皮捣蛋而没少挨家长和老师的训,不过因为我成绩好,而且朋友圈也比较“正常”,所以处罚也不会太严重,反而成就了我和我爹“一路打闹着长大”的亲近关系,老师也特喜欢我。我在12岁的时候还是个纯粹的小女生,你们能在脑子里想到80后的中国小女生12岁时候的形象,套到我这儿肯定合适,除了头发。(记得高中某天翻幼儿园的照片时候,我才发现,我是当时我们班女生当中唯一一个头发上什么饰物都没有的。难怪上幼儿园的时候,某天老师看到我穿件黑白格子的套头衫(我至今觉得那件衣服很女孩子)的时候,还把我拉到跟前跟我说“小女孩穿这个不好看,红色好看”。那时候真是对穿衣打扮什么的极端不讲究,只要不嫌大/嫌小,那就一切ok,导致现在翻那时候的照片的时候往往觉得很囧。)那时候的我也有关系很好的朋友,女生之间一向很喜欢玩小团体这一套东西,我们也不例外。在商场看到玫瑰花形状的橡皮擦,三个人一个人买一个(正好三个颜色:绿、玫红、橙),舍不得用,放在家里,做我们组的“象征物”(后来那块橡皮就被我用掉了)。以后买不管什么东西,就尽量地去买那个相对应的颜色。我拿到的是橙色,于是当时买了不少橙色的东西。很凑巧,我们三个女生一共做了9年的同学,小学到初中都是一个班,高中的时候才被拆开。大二那年逛街的时候在Nike Kids看到件橙色的外套(男款,170cm的so我正好穿得下),想起当年的事情,笑,立马付钱买了。虽然当年的三个人如今已经渐行渐远,只在校内上有很少的联系。

我家那时候住的地方是本市最古老的小区之一,那个小区有一部分类似于医院的职工宿舍。于是大人们之间熟,孩子们之间也熟,那地儿就相当于我的Castle Rock。一放暑假孩子们把自家凳子拿出来聚在楼下一起做作业是常事儿,所以那时候家长都不担心我的学习问题——自然有年级高的姐姐盯着我呢=。= 做完了一起出去玩,小区里有一快20米见方的水泥地,那就是我们当时的小操场,可以在那儿打打羽毛球网球什么的。玩腻了就开始“大游行”,十几二十个孩子聚在一起整个小区地绕圈子唱歌,现在也不记得唱了点啥了都,只记得小P孩那时候的得瑟心情了。那时候不跟我们一起玩的小区孩子们是要被鄙视的,于是“大游行”会有个固定环节是欺负那些孩子们,那时候觉得欺负人家小孩子是一件特有成就感的事情,直到我自己在学校被欺负了。我那时候是个小绵羊,窝里横,出去就不行(不像现在里外都横囧),在学校被欺负了也不敢跟家里说,直到朋友跟我家长告状(传说中的“和谐微生态系统”?沈叫兽你看我学得多好=3=)然后我老爸去学校帮着摆平。现在想想那时候班上的有些孩子真是墙头草,只不过我当时太年幼无知,也不会分析这类的问题而已。

每年最开心的时候,也是最类似于电影中场景的时候就是春游和秋游了。那时候貌似提倡什么“吃苦”来的,于是去长江边(我们学校走到长江边要两个多小时)玩就得走着去(回来的时候可以乘车)。走着去就走着去呗,一帮小P孩也就这么没心没肺屁颠儿屁颠儿地走着走着。走累了总有让我们cheer up的东西,比如说看到红星小学大门的时候全班同学一起吼:“红星小学,阳光灿烂,走进教室,破破烂烂……”(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学来的这段童谣了,看到“活的”红星小学自然要活学活用一下XD)然后大家就一起哈哈大笑,一起继续向前走。Whatever, 接近目的地的时候总是最开心的。最后的十五分钟大家一路狂奔,好像之前的两小时“长途跋涉”根本就没有存在过一样。小时候最不知道的一个词就是“累”,大家永远精力充沛,永远斗志昂扬,只是把那些精力那些斗志用在了不同的地方而已。

也许这就是“好孩子”和“坏孩子”的鉴定标准?忽然想起初一的一次收作业的事情了。那时候我是英语课代表,我们班主任是英语老师。那次没交作业的人其实是我,其他人都交了,班主任把本子点了好多遍总是少一本,她在把班上几个最差学生的作业本都找到以后,没说什么就走开了。我当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于是这一次,在看到Chris坐在篝火旁边哭的时候,就忽然想到了这段事情。还想到初一的时候,班上成绩最差的学生过来问我:“什么是名词的复数?”我恶狠狠地丢下一句话“就是不止一个!”就走掉了。于是继续哭继续抽纸巾TAT,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。因为不交作业?因为欺负成绩差的同学?Both? Neither?

于是回过神来以后,开始进一步了解了时间是很可怕的东西。我从12岁的缩头乌龟到了25岁的张牙舞爪医科女;Wil从当年的有着小鹿斑比眼神和又长又密又翘的可爱睫毛(凶起来也很吓人!!)的小孩子变成了欺负Sheldon的ws大叔(= =+++详情请见S3E5),Kiefer Sutherland“弃恶从善”开始在美剧里拯救美国总统拯救家庭,当年的酱油君John Cusack在世界末日的时候运用一切富有中国特色的手段拯救了(前)妻儿拯救了婚姻。也许跟当时最接近的也只有River了,在凭借Running On Empty拿到奥斯卡提名后,在凭借My Own Private Idaho拿到威尼斯影帝以后,他生命的年轮永远地定格在了23圈。在遗憾/惋惜/心疼的同时,也许我们能够自我安慰一下?能在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走,对他而言,也许也不是一件坏事吧。
  1. 2010/02/15(月) 17:38:14|
  2. The Audience
  3. | 引用:0
  4. | 留言:0
<<关于读书的问卷XD | 主页 | 估计这东西还是不能发在bus上= =>>

留言

发表留言
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引用

引用 URL
http://driven65.blog125.fc2blog.us/tb.php/12-2736a5a4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

惜时如金

08 | 2018/09 | 10
- - - - - - 1
2 3 4 5 6 7 8
9 10 11 12 13 14 15
16 17 18 19 20 21 22
23 24 25 26 27 28 29
30 - - - - - -

关于我

Happy

Author:Happy
射手座,医学生,ESTJ,胆汁质,伪书呆,真HC

好好学习

废话篓子

对我说

有谁来过

到处蹦

将此博客添加到链接

古狗之